登录|出售|立即注册|下载APP
姓名: 史女士
手机: 1882958****(下单后可见)
地址: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浦连路
最近看过
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-买卖二手书,就上旧书街

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


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/ 刘按

9787559457011

¥16.00   ¥52.00   (3.1折)

九成新     文学艺术
【编辑推荐】:
◆很久没有读过这么好看的小说集啦!
荒诞、搞笑、诗意、哲学、想象力爆棚的123个短故事!
◆麦家、杨黎、何小竹、张万新、乌青、路内、曹寇、赵志明一致推荐。
【写作者评价】:
◆21世纪初,21岁的刘按就写出了小说杰作,一举摆脱了20世纪的老朽文学的羁绊,也摆脱了20岁的茫然,创造出21世纪的小说气息。可喜的是,如今他仍然保持着21世纪的文学天真,没有返回20世纪的俗套,仍然走在通向未来的文学道路上。刘按的小说拥有强烈的未来特征。——张万新,小说家,诗人
◆它是万花筒,烟火,闪电,一次性的,消费性的,拒绝仿效,也无人可仿效。——麦家,作家
◆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?我读完后找到了答案:就是要你感到新奇,获得从未有过的阅读快感,惊讶于小说原来还可以这样写。——何小竹,诗人,小说家
◆刘按的小说在当下的中文文学中有着鹤立鸡群的即视感。并且这只鹤已经点火很快要飞到太空去了。——乌青,诗人,小说家
◆刘按经常在朋友面前自诩说,自己可能是中国80后小说写得最好的人。并且,他的写作容器上一直贴着一句嗔怪自己的话: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?!天哪!要知道只有天才和二逼才会说出这种话。但在读过刘按的作品之后我发现,他竟然是前者。尽管自诩也往往意味着名不副实,但在刘按这里亦不然,这只是一个充满才华和天真喜悦的创作者告诉世界一个真相而已。这是中国小说界的达利,名副其实。——冯小凤,小说家
◆仅用奇思妙想或轶闻杂录来概括这本书是不够的,我喜欢它在文本和世情之间的微妙联系。刘按本来可以玩弄辞藻,或玩弄哲思。这些都没有。他触及到一个好作家(并不只是刘按本人)的立足之本,类似“隐秘的知识”,具有判断力的想象和考据。——路内,小说家
◆读刘按的小说,是一种享受。小说家刘按,用一种诙谐的语调,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神奇的故事。《边境杀手》、《穿墙术》、《帕特森》、《没有苹果》、《奥丁的硬币》、《长跑者》、《特定语境洗脑仪》、《上帝咖啡馆》,这些小说,每一篇都很精彩。它们以短小的篇幅,承载了巨大的想象空间。在这个想象空间里,涂抹着以下富有乐趣的元素:黑色幽默、哲学、反讽、超现实主义、后现代、后科幻、成人童话。刘按才华横溢,具有惊人的思考能力,让人极其佩服和感慨。如果让我去太空中一颗孤独的星球上旅行,我随身带的几本书里,会有刘按的这本书《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》。——吴晨骏,诗人,小说家
◆这里面有浪漫的生活、浪漫的幽默和浪漫的火,我看到一些大概已经过了无限青春的叙事者,在只有一种可能性的生活中,找到了一种强制力,逼着所有人一起来想象。这些人都有点朦胧,像罗伊.安德森的电影里脸上涂白油漆的人,他们糊上油漆,让自己面无血色,却更加亲切了。不看这本书的人,就是不要亲切,忘了温柔,会变成一块巨石,在一道坡上来来回回,不得安宁。——颜怡,作家
◆惊人的设定、有劲的故事、让人散漫地笑起来的人生隐喻。在他笔下,浪漫发生在不可能的人物身上,浪漫变得有流动性、有攻击力。让人欣喜的是,像善意、思念和同情这样只能被手帕悄悄抹去的东西,最终得到了纸页的尊重。——颜悦,作家
◆这不是“微型小说”(或“小小说”),我觉得这些“故事”与诗歌有较大的血缘关系。将之誉为某种新文体或新小说,大概也行。有趣在于,它如此鲜明的形式特点在阅读过程中又显得无足轻重,内容的实在、叙述的可读性是惊人的。整本书仿佛是一个被河流及相关活水遗忘的池塘,幽静之下,鱼虾、水草和微生物却相当疯狂。读者有望成为一个离家出走结果却溺亡于此的人。——曹寇,小说家
◆以语言之杖轻触思维的边界,借以聆听万物之灵。刘按小说便带给我这样的冲击。了不起的叙述永远是一场不动声色的冒险,如入无人之境,抵达的恰恰是人类亘古不变的精神栖息地。——赵志明,小说家
◆刘按的小说给我两个感觉,一是好看,读着很爽,二是叹息,这叹息暗含着一种嫉妒。为什么会嫉妒?我着重解释下:刘按的每篇小说都够短,字数都在几百字左右,可无论多么短,都有一个美妙的创意。那些让人目不暇接的创意,别人会因为稀少而倍加珍惜,可刘按完全不当回事,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扔,似乎永远没个完。他是创意的富翁,最不缺点子,以至于大手大脚,铺张浪费。我也在写作,时刻感受到创意的匮乏与短缺,面对刘按这种搞法,你说我能不羡慕嫉妒恨吗?这么多篇小说,用同样的手势指向刘按式的主题,那就是世界的无聊与荒诞。不知道自己的理解有无偏差,反正我就这么说了。我甚至觉得,有些篇章分成行,就是诗了。他写得快速而精巧,其叙述经过强力的挤压,尽可能简短,速战速决,就像一次突袭,最终整个故事会被压缩成一幅画面,一条线,甚至一个点。用一个怪诞的想法,去表达一种无意义,一种虚无,从这个角度看,刘按的写作清澈透明,充满魅力。——张敦,小说家

买卖二手书,就上旧书街。旧书街二手书交易网-您身边的旧书网站